大年初一 Fort Canning Park

本来说去National Museum,国家博物馆,临时改变了计划,转到了SMU旁边的Fort Cunning Park,一处不知名的所在。

在一个颇为现代化的城市里,欣喜地地发现这些过去的足迹。

在马来族统治的时代,这里是属于皇族的Forbidden Hill,禁山.

首先,是看到一片香料园,1822年,Raffles在这个地方,建造了新加坡第一个植物园兼实验性花园

P1050043 P1050044

随后是一个很令我激动的地方,通往高处道路的两旁,都有围墙,每个斑驳的铭牌,用苍老述说自己的历史。大部分是为了纪念那些在新加坡死去的英国人,年代几乎是18世纪以前,从小孩子到大人,他们将最后的时光,留在了这片南洋的土地,落叶再也无法归根。

P1050048 P1050047 P1050049 P1050050 P1050055 P1050059

当然有人可以享受不一般的待遇,但终究是同样的命运

P1050057

再往上,一座建于1926年的英国军营                 站在平台上看下面,想像过去的繁华

P1050060                 P1050061

从1861年到1926年曾经占据这座山的堡垒残骸,炮台门,保卫新加坡免遭海上的袭击,并且为欧洲人提供避难所

      P1050064 P1050062

        城墙的残垣,孤独地失去了辉煌的过去           蛇形的小道,遮住了好奇的目光

  P1050067      P1050066  

丽景园,曾经英国远东军事指挥总部和英军驻马来亚司令的办公室

P1050068   

树的下面,就是英军在新加坡的地下指挥室,1942年2月15日,英军在这里决定向日军投降

P1050069 

 

P1050073

Keramat Iskandar Syah,古老的传说里,这里是一个君王的坟墓

14世纪的马来屋顶,在马来语里叫做pendopo,被20根爪哇鸡图案的木柱支撑

有两个虔诚的马来人,在守护这个庄严的地方

 

 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P1050071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经作为装饰的炮台,隐隐透出大英帝国古老的荣光,有点苍白和无力

 

 

 

 

 

P1050076 P1050077 P1050079

Stanford Raffles的故居,伟大的人物在这里歇脚

报时球,升起和降落,告知民众未来和过去

显然我们已经告别了那个需要旗帜的时代

 

 

 

新加坡20世纪初的灯塔之一,难以想见,有多少船只在它的引领下,来到新加坡,也同样是它,第一个看到了战争的血光

P1050082 

参看历史的足迹,理应带着点别样的情怀,尊敬那些逝去的,期待那些即将发生的。

P1050075

Advertisement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3 Responses to 大年初一 Fort Canning Park

  1. Zhenyu says:

    看你的照片感觉蛮不错的。
    下次有机会我也要去。

  2. Neil says:

    照片是不错,就是这个猪头还是真大~~

  3. Zhao says:

    某人是猪头……居然还公然诽谤!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